愛。回家 ﹕

關於部落格
我不會為了一個世界而放棄整個台灣
  • 420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Holy Formosa - Day 3 (下)


飽餐一頓以後﹐要去把施先生的新車車接回來﹐來到車行新車車還在檢查中﹐觀察車行的人和施先生的表情﹐新車車似乎需要比想像中更多的"治療"﹐還好最終都順利完成﹐施先生也很滿意新車車的狀態﹐在開去鹿港的路上﹐施先生和黃十九聊的不亦樂乎﹐我和 Cherry 就很開心的跟周公約會去。
二訪鹿港是在傍晚﹐暗下來的鹿港感覺比大白天多了一份淒清和寧靜﹐我倒是滿享受比較不熱鬧的鹿港﹐好像反而更有味道。來鹿港必定要吃蚵仔﹐雖然不餓但還是要吃﹐施先生和黃十九分別處理了一盤蚵仔煎﹐看著那肥肥的蚵仔真的會讓人忍不住一大口咬下去。
去年第一次來也吃過蚵仔酥﹐真的好吃的不得了﹐想到回香港就吃不到﹐真的好不開心。
我和 Cherry 剛好都看見旁邊桌的人吃炸蘿蔔糕的很開心﹐害我們都很想吃﹐所以這是我和 Cherry 心有靈犀一起說想點的﹐Cherry 特別交待老闆要炸酥一點﹐果然﹐外酥內軟的﹐讓人回味無窮呢~
蝦猴也是鹿港非常著名的特餐﹐Cherry 說蝦猴好像小小的瀨尿蝦﹐吃下去沒有蝦的味道﹐倒有海的味道﹐很特別﹐口感酥酥的﹐應該很適合施先生做下酒菜。
又是一次滿足地捧著巴豆而撤﹐接著施先生和 Cherry 帶我們夜遊鹿港﹐然後再買點伴手﹐差不多七點半﹐我們就得趕回台北了。施先生一直說就這樣回去﹐好像就都沒怎麼帶我們逛過鹿港﹐還一臉的不好意思﹐其實我真的真的已經覺得好滿足了。我一直記得我朋友的一番話﹐也很認同 : 旅行的意義﹐不是去過哪裡﹑吃些什麼﹐而是跟誰一起去﹑做過什麼~ :)
本來想要坐客運回去﹐可是從彰化回台北的客運末班車是 5:30pm... 也太早了吧... 之後打算坐火車回去﹐只是火車的車程要 3 個多鐘頭﹐到台北已經是 11 點多﹐這樣我就趕不上跟哈先生和平哥的那一攤﹐在無計可施之下﹐只好用錢買時間﹐所以我鐵了心跟著黃十九一起坐高鐵。
高鐵的發明﹐正好驗證了 time is money 這句話﹐說實在像彰化跟台北這樣的距離﹐不到一個半鐘頭就走完﹐NT700 真的不能說貴了 (尤其是以香港的車費來衡量之下)。到台北才 9:30pm﹐還有足夠的時間讓我整理一頓再續攤。(不過絕對不夠時間將我那快掉到下巴的眼皮拉回去~ :P)
年初的一次遊台﹐哈先生介紹我認識了平哥﹐自始之後﹐我只要有踏足台灣﹐平哥都會招待我吃好料﹐跟我分享他的所見所聞﹐而且也是因為平哥﹐我才能擁有上一次順利的南部之旅。平哥的熱情好客和大方﹐害我都會很不好意思﹐但也因為這樣﹐我真的打從心裡很感謝他﹐更不好意思推搪他的邀請。
這一次平哥本來要拉我們一起去按摩﹐享受一下﹐但眼前看見的價錢表實在讓我吐了一吐舌頭﹐加上我太了解平哥大方的個性﹐所以很堅持讓他去按﹐我在外面等他們。結果﹐當然是我不去他也去不成了﹐那就大家去祭五臟好了。
昨天下午跟哈先生和阿州吃中午的時候﹐才知道好記是一家很有名的店﹐唸了兩位先生幾遍怎麼都不帶我去吃﹐結果是平哥圓了我的夢。
生魚片﹐我的最愛﹐不用多說。
炒山蘇﹐也是我的最愛﹐也不用多說。
昨天跟 Cherry 去吃的粉肝實在太好吃了﹐我目前把它列入天下第一粉肝﹐所以如果比不上它的﹐拍謝都不可以叫做好吃了~ :P
好記最有名的就是他們的擔仔麵﹐麵我覺得還不錯﹐讓我印象最深的﹐是麵上面的一片豬肉﹐好好吃﹐湯也很清﹐哈先生最後還多點了一碗。
這個對我來說很新奇﹐是河豚皮﹐還是第一次吃﹐口感脆脆的﹐河豚皮本身沒什麼味道﹐味道都是靠調味料﹐真的是滿特別的一道菜。
台灣的白煮蝦子總是做得特別好吃﹐是為什麼呢?
平哥給我隨手在店裡找來了這一個﹐說是送我的禮物﹐我真的好喜歡﹐因為﹐他是屬於台灣的。
我感覺﹐我好像從來沒在台灣失去過什麼﹐反而﹐得到的卻很多﹐甚至是越來越多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